《民法典》來了,哪些變化與電力有關?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06-09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經主席令第四十五號予以公布,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這標志著我國的民法制度將迎來民法典時代!

  民法典共7編,依次為總則編、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侵權責任編以及附則,共計1260條10萬余字,基本上囊括了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對于我們來說,民法典又意味著什么?南網能源院企業管理研究所對此進行了初步研究,并結合日常的行業法律實踐,特撰寫此文分析這部法典對于電力從業者的若干影響。

  總則編

  第九條 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有利于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

  分析: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改革開放40年之路既“濃縮”了西方國家不同階段的發展道路,也疊加了西方國家不同時期的環境問題,“未富環境先污、未強資源先枯”現象十分突出。因此,生態文明建設和體制改革成為了建成現代化強國的最重要也是最迫切的任務。“綠色原則”在民法典中的確立就是要徹底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建立“經濟要環保”“環保要經濟”的“雙贏”思維模式。同時,5月28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批準的《關于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草案的報告》中亦指出,在著力培育壯大新動能方面,要制定國家氫能產業發展戰略規劃,支持新能源汽車、儲能產業發展,推動智能汽車創新發展戰略實施;在著力保障能源安全方面,要推動煤電改造升級,積極穩妥發展水電,安全發展先進核電,保持風電光伏發電合理發展,推動非化石能源成為增量主體。健全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利用長效機制,積極推進就地就近消納新模式,這無疑是《民法典》中“綠色原則”指導民事活動的指導思想在社會生活中的貫徹。

  合同編

  第四百九十五條當事人約定在將來一定期限內訂立合同的認購書、訂購書、預訂書、意向書等,構成預約合同。當事人一方不履行預約合同約定的訂立合同義務的,對方可以請求其承擔預約合同的違約責任。

  分析:該條為民法典新增條款,肯定了預約作為一種合同形式,應受法律保護,即無論是采購意向合同,還是訂單意向書,都應該構成預約合同。如果當事人一方不履行預約合同約定的合同義務,應該承擔違約責任。在新能源項目中,由于項目本身規模大、投資高、較為復雜等特點,在正式簽訂本約合同之前簽訂預約合同的情形屢見不鮮。因此我們應注意在2021年1月1日前,違反預約合同僅需承擔締約過失責任,而在2021年1月1日后,無論是預約合同還是本約合同,違反合同需承擔違約責任。第四百九十七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該格式條款無效:

  (一)具有本法第一編第六章第三節和本法第五百零六條規定的無效情形;

  (二)提供格式條款一方不合理地免除或者減輕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限制對方主要權利;

  (三)提供格式條款一方排除對方主要權利。分析:該條相比原《合同法》,僅做了較小的調整和修訂,除了使格式條款無效的情形進行分項列出,邏輯更清晰、嚴謹以外,將原《合同法》規定的“排除對方主要權利”修改為“限制對方主要權利”,更加保護了處于弱勢的格式合同的接收方。

  一般與用戶簽訂的供用電協議、電力工程委托安裝實施合同都是格式合同。因此,在未來簽署過程中,一定要注意對相關條款進行說明、標注,并且要全面檢視合同是否存在該條規定的導致條款無效的情形,如果存在,應該盡快進行修改。我們建議重新審核各類格式合同文本,同時在制定標準合同文本時,盡量站在客觀中立的立場審視相關條款的合理性,避免引發條款無效的情形。

  第五百一十一條(節選) 當事人就有關合同內容約定不明確,依據前條規定仍不能確定的,適用下列規定:

  (一)質量要求不明確的,按照強制性國家標準履行;沒有強制性國家標準的,按照推薦性國家標準履行;沒有推薦性國家標準的,按照行業標準履行;沒有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按照通常標準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標準履行。

  分析:本條對《合同法》第62條進行了修改,將原規定的“國家標準”細化為“強制性國家標準”和“推薦性國家標準”,這是現行《標準化法》的劃分方式,此次民法典對其進行了接納,從而在法律規范內部達成統一。

  我們的工作常涉及到設備采購情況,如何約定質量要求,采用何種質量標準,是采購雙方合同談判的重點,如果合同約定不明,事后恐會出現與預期不一致的情形。因此,我們建議在合同文本中明確采用何種質量標準,并針對國家標準體系分類對合同簽訂人進行相關培訓。

  侵權責任編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條(節選)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提供勞務一方追償。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

  分析:該條修改,明確了提供勞務一方致人損害的,接受勞務一方承擔責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重大過失的提供勞務一方追償。現實生活中許多電力工程仍存在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此時侵權責任的承擔容易在幾方之間存在爭議和沖突,建議對存在大量電力工程合同的分子公司員工進行安全意識再培訓,在全網加大安全用工宣傳力度。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 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故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嚴重后果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分析:該條屬于新增條文,是總則編“綠色原則”的具體運用。規定了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懲罰性賠償。電力供應過程中較少會發生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問題,但“綠色原則”的普及與相關條文的出臺,勢必迫使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企業轉而使用清潔能源,加快推進清潔能源發展。我們建議進一步發揮電網企業整合和賦能能源產業鏈的平臺作用,促進清潔能源消納,提高能源高效利用,共建能源產業價值鏈。

  第一千二百四十條 從事高空、高壓、地下挖掘活動或者使用高速軌道運輸工具造成他人損害的,經營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是,能夠證明損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擔責任。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重大過失的,可以減輕經營者的責任。

  分析:該條屬于對原《侵權責任法》的修改,將“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失的”修改為“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重大過失的”,意味著經營者減輕責任的要求將更加嚴格。該條屬于“高度危險責任”章節的一條,從司法實踐來看,目前已經取得了共識,電力施工事故并不屬于高度危險責任,但上游環節的開采、運輸是否可以屬于“高度危險責任”章節予以規范,還需要未來司法實踐予以澄清和適用。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條在公共場所或者道路上挖掘、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造成他人損害,施工人不能證明已經設置明顯標志和采取安全措施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窨井等地下設施造成他人損害,管理人不能證明盡到管理職責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分析:相比原《侵權責任法》,本條明確施工人須證明已經設置明顯標志、采取安全措施。電網企業鋪設、維護管道的時候,通常需要占據公共場所或在道路上進行挖掘等施工活動。我們建議針對該類施工強調施工流程,設置明顯標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還應就設置明顯標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進行影像資料記錄留檔,充分證明已經盡到相關義務。

  (作者蔡文靜 李于達 夏振來 單位:南網能源院)

股票涨跌即将涨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