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那海·那人

他們的汗水灑在深山和漁村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06-12

  編者按

  南網報獨家策劃“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扶貧面孔”自5月27日推出以來持續升溫,得到公司內外的關注和熱議。截至6月11日,《南方電網報》微信公眾號已刊播9個扶貧干部的故事,其中《誰的面孔,如此動人》推文6月8日在學習強國中央企業學習平臺刊載后,獲得首頁推薦,20小時閱讀量破百萬。本期我們將為您講述扶貧干部李德順、朱文滔、嚴召波的故事。

  本期起,南網報聯合@南網50Hz推出“赫茲帶貨扶貧助農”專欄,為公司各扶貧點的優質農產品帶貨。您可以進入@南網50Hz微信公眾號—微資訊—“赫茲帶貨”專欄進行購買,或直接掃二維碼購買。

  李德順:理不順就找“理得順”

  “一路走來雖然很辛苦,但我感到滿滿的收獲。村民們收入翻番了,我們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 人物檔案

  李德順,黨員,2016年10月28日至今在云南省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縣泗南江鎮干壩村先后任駐村工作隊長、駐村第一書記。駐村前為云南電網公司普洱江城供電局勐烈供電所副所長(掛職),駐村期間調整為普洱供電局黨建人事部(機關黨委辦公室)副主任科員。

  5月26日凌晨5點多,村民們從各個村小組出發趕往干壩村村委,商人們也開著面包車、小貨車,從城里的方向進村。他們有著同一個目的地——村委路邊的盛綠街集市。去晚了可占不到好的攤位了。

  每個月的26號,是干壩村趕集的日子。干壩村是墨江縣貧困發生率最高、環境最惡劣、生活條件最差、少數民族人口最多的省級深度貧困村,全村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344戶1474人,貧困發生率高達44.42%。

  2016年10月,李德順來到干壩村。萬千頭緒,從何理順?答案在腳下。

  駐村第一個月,李德順跑遍了20個村民小組。最遠的四角田村民小組距村委會30多公里,土路,彎多路窄,開車要兩三個小時才能到達。

  一番實地調研后,李德順發現,一方面,村民們買賣東西需要到26公里以外的集鎮上,不會騎摩托的要步行一天,路途遙遠,交通不便;另一方面,干壩村產業薄弱、產品單一,種出來的東西又沒銷路,有些就爛在地里,有的村民干脆不種。如此惡性循環,干壩村越來越窮。

  在了解情況后,李徳順以打造盛綠街集散交易市場為突破口,從2017年7月開始,將每月26日定為干壩村趕集日,實現了干壩村集貿市場“零”的突破。“為什么取名盛綠街?因為干壩村以前叫盛綠村,大家對這個名字有感情了,而且我們希望這個集市,能在綠水青山中繁榮昌盛。”李德順說。

  李德順還記得盛綠街集市第一次開街時的景象,只有幾個村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帶著幾只雞、一些土雞蛋來賣。在經過不斷的推廣和積累后,集市從最初的“門可羅雀”變成如今的門庭若市了。李德順說,現在一到趕集日,村民們早早地就來“搶地盤”擺攤,附近的企業每月定期過來保底收購村民養的土雞、生態豬,就連鎮上的百貨商、水果商也看中了商機,每月都要過來占個攤位。

  盛綠街集市匯聚了干壩村的煙火氣,帶旺了干壩村脫貧的人氣和財氣。3年來,盛綠街集市吸引了近百家商家前來交易,趕集客達數萬人,截至今年5月26日,小小的集市交易額已達245余萬元。“太熱鬧了,太方便了,家里種的養的可以拿出來賣,家里想買什么,集市上也都有。”上干壩二組村民李金珍說。

  一步步把村里的事都理順,李德順心里是有章法的。他在干壩村提出了“長+短+集散”的產業脫貧思路,集市就是其中的“集散”,而“長”即發展茶葉、橡膠種植等持續穩定的產業,已分別種植茶葉950畝、橡膠18500畝,采購商從干壩村收購的茶葉已達上萬公斤;“短”即發展土豆、烤煙種植,生態豬、土雞養殖,雞樅油、辣椒油加工等收益見效快的產業。

  2018年6月12日,干壩村注冊成立了“墨江盛綠農業專業合作社”,通過“優邦幫”平臺形成了“農戶+合作社+電商+快遞”聯銷新模式,幫助干壩村村民銷售農產品288余萬元,人均收入從2016年的6825.61元提高到2019年的9739.00元。

  “感謝扶貧工作隊來幫我們,干壩村的變化那是實實在在的。”家里蓋起了兩層小樓的村民李光燦說。3年來,全村680戶村民,有426戶蓋了新房,群眾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2019年12月,干壩村已脫貧327戶1406人、未脫貧17戶68人,貧困發生率降為2.05%,干壩村順利脫貧出列。

  駐村期間,每天清晨打開窗戶就能看見日出與云海交匯的美景,李德順琢磨著,如何把這自然優勢也轉為經濟優勢。經過一番調研,李德順瞄準了客棧這個項目。

  干壩村有一所廢棄了9年的小學。2018年5月,李德順靈機一動,決定把學校改造為“干壩農村客棧”,形成以農村客棧為核心,帶動生態體驗游、攝影采風、生態餐飲等吃、住、玩“一條龍”的旅游產業。截至2020年4月,客棧共接待670人次,收益6.69萬元。

  如何發揮行業優勢開展幫扶?李德順爭取到了13萬元的資金,在客棧的屋頂建了光伏發電項目,不但滿足了農村客棧的日常用電,還能并網售電。這兩個項目,都為干壩村民帶來了補助性創收,村民每年都有分紅。

  駐村3年,李德順把一件件村民們曾經想都不敢想的難事都理順,把自然環境的劣勢變為獨一無二的優勢,努力蹚出一條屬于干壩村的特色致富路。無論是為百姓搭臺的盛綠街、變廢為寶的農村客棧,還是長短結合的產業扶貧,都是為了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村民們都說,村里的事,理不順就找“理得順”!

  對于干壩村的未來,李德順很有信心,干壩村的旅游產業前景良好,也吸引了更多的青年返鄉創業。“一路走來雖然很辛苦,但我感到滿滿的收獲。村民們收入翻番了,我們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可。”李徳順說。(嚴媛)

  朱文滔:赤子返鄉扶起脫貧之志

  “我的老家就在巴東村隔壁,當得知有到巴東村駐村扶貧的機會時,我就很干脆地報了名,這是我回報家鄉的一次機會。”

  ■ 人物檔案

  朱文滔,黨員,2016年5月起在廣東省湛江市坡頭區南三鎮巴東村任駐村第一書記,現為佛山供電局巴東村扶貧攻堅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駐村前為廣東電網公司佛山供電局輸電管理所生技分部主管,駐村期間先后調整為佛山供電局輸電管理所主任科員、佛山禪城供電局副局長。

  “極品金昌魚干,陽光的味道,巴東勤致綜合農場出品。”5月13日,在抖音平臺和微信朋友圈里,朱文滔發了這樣一個展示扶貧農產品的小視頻,搞起了“帶貨”。在他的抖音號里,全部都是在巴東村趕海或者在農場干活的小視頻,還有自己拿起月琴在海邊彈奏的小視頻。

  “我的老家就在巴東村隔壁,當得知有到巴東村駐村扶貧的機會時,我就很干脆地報了名,這是我回報家鄉的一次機會。”2016年5月,滿載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的信念,懷揣對家鄉的這份情懷,朱文滔開始了自己的駐村扶貧工作。

  巴東村位于湛江市坡頭區南三島,全村共有2228戶11234人。來到巴東村后,朱文滔首先做的事便是摸底,他前后花了近3個月時間,帶著扶貧隊完成了199戶貧困戶599人的逐一核查登記。

  “走訪下來,收獲很多。可以說后面我們著力實施的兩大創業方案都是在這期間萌芽的。”朱文滔說,摸底調查后發現,貧困戶大體可以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有脫貧的愿望,但沒有明確的方向;另一種是有干事創業的方向,但苦于沒有啟動資金。

  26歲的溫土星,就屬于第二種情況。溫土星的父親去世,母親出走,家中有6兄弟。二哥在外打工,他和四弟在島上打些零工,還要照顧智力有缺陷的大哥和兩個正在上學的弟弟。

  靠海吃海,捕魚是巴東村常見的生計。溫土星一直有做一條漁船自己打魚的想法,卻苦于沒有啟動資金去置辦這些工具。“我們拉他一把,讓他有這個條件去捕魚,能自己謀生,也就能帶動一家人脫貧了。”

  2017年3月,與佛山供電局黨委和當地村委協商后,朱文滔在巴東村實施了第一個扶貧創業方案“一戶一項目”。“一戶一項目”,就是針對不同的貧困戶家庭采用不同的幫扶措施,由貧困戶家庭自愿、自主提出以其家庭為單位的生產創業項目,然后由村干部、駐村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審定,確定具有可操作性的項目并經南三鎮政府審批同意后,由村委會向相應的家庭提供其所需的生產資料及資金,扶持貧困家庭生產創業。

  溫土星成了第一個受益的貧困戶,申請了2.8萬元扶貧資金,自己造了一條小漁船出海捕魚,每個月的收入比之前提高了四倍,每天最多有三四百元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有保障了,弟弟的學費不愁了,他還打算攢錢造一艘更大的船,進一步提高收入。目前,“一戶一項目”已在全部131戶有勞動力的貧困戶家庭中得到落實,為每戶創造了1-2個工作崗位,幫扶的生產資料總價值已達214萬元。

  2017年9月22日,由佛山供電局支持建設的巴東勤致綜合農場開工,這便是朱文滔的第二個扶貧創業方案。取名勤致,有“勤勞致富”之意。農場的建設初衷便是利用當地條件打造一個從事特色農業生產的集體項目,為當地貧困戶提供工作崗位,增加收入。“將來,扶貧工作隊離開村子之后,這里還將成為村民產業致富的一個好平臺。”朱文滔說。

  今年32歲的陳康為是魚干制作廠的員工。6年前,她丈夫因一場意外去世,留下她獨自一人撫養三個孩子和年邁的公公。因為要照顧一家老小,她不能外出打工,平時在村子附近幫別人收過菜、剝過蝦,周邊很多零活都干過,還要四處借錢供孩子們上學。

  朱文滔上門找到了她,請她到農場工作。“現在在農場工作,每個月有固定工資3000元,有一份穩定的收入,就不會有了上頓沒下頓了。”陳康為說,現在生活有改善了,她有個“小目標”,是希望能考一個駕照,再開一家自己的公司,自己做生意。如今,巴東勤致綜合農場發展了黑山羊、走地雞、花螺養殖,海鴨蛋腌制、魚蝦干加工、玉米種植等六大項目,為巴東村貧困戶創造了9個固定工作崗位、30個臨時工作崗位。農場經營的利潤將作為分紅分配給巴東村建檔立卡貧困戶以及村扶貧開發項目。2019年,農場農產品銷售額超過100萬元,總收益達64萬元,對貧困戶分紅30萬元。2019年底,巴東村脫貧率達100%,貧困人口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超過2.3萬元。(耿愛倫 趙艷)

  嚴召波:嘗過貧困味更懂村民心

  “我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大山田野養育了我,我也嘗過貧困的滋味,我相信我可以取得村民們的信任。”

  ■ 人物檔案

  嚴召波,黨員,2017年9月至今在貴州省安順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縣板當鎮洛麥村任駐村第一書記,駐村前為貴州電網公司納雍供電局副局長,駐村期間調整為安順供電局四級正管理人員。

  嶄新蜿蜒的柏油路、干凈整潔的村容、百畝食用菌大棚、錯落有致的光伏基地,機器轟鳴的菌棒車間、正在熱火朝天種植的辣椒項目……這里就是如今的洛麥村。然而,曾經的洛麥村,卻是沒有集體經濟、沒有產業、貧困發生率15.72%的國家級深度貧困村。

  2017年9月,嚴召波來到洛麥村。“我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大山田野養育了我,我也嘗過貧困的滋味,我相信我能取得村民們的信任。”嚴召波說,貴州道真、納雍、紫云都是國家級貧困縣,道真是自己出生成長的地方,納雍是駐村前工作的地方,紫云是現在駐村幫扶的地方。從貧困中來,嚴召波發誓要帶領群眾走出貧困。

  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駐村第一件事,嚴召波就組織村兩委開會。“村里有多少貧困戶?”“‘兩不愁三保障’解決得怎么樣了?”……看著大家默不作聲、面面相覷,嚴召波拿定了主意:洛麥村要脫貧,必須有一支能干實事的干部隊伍。

  為提高村兩委成員工作能力,嚴召波將全村38名黨員按技能和特長進行分組,成立4個黨小組,即政策宣貫黨小組、作風監督黨小組、工作協調黨小組、技術指導黨小組,讓村黨支部逐步成為全村脫貧攻堅的“主心骨”。

  38歲的簡生勇中專畢業,在外打過工,在一次入戶走訪中,嚴召波發現他有思想、有干勁,便和村兩委班子研究,將他列入村級儲備年輕干部隊伍,安排專人進行幫帶,讓其參與村級事務。短短幾個月,簡生勇熟悉了村里的工作,經過培養選拔,如今成為村委副主任。

  “發展村經濟不能只靠村支兩委,專業的事情還得交給專業的人來做。”嚴召波提出,要由合作社牽頭發展產業,帶領大家脫貧致富。

  洛麥村地處貴州麻山腹地,盡管擁有全縣為數不多的千畝良田,但20%以上的田地卻撂了荒。為此,嚴召波用兩個月時間,走訪村里十來個有經營思路、頭腦靈活的致富帶頭人,和他們談思路、談產業。2017年11月初,村里8個致富帶頭人共同出資16萬元,成立了洛麥村養殖合作社,紫云縣200畝光伏發電扶貧項目也順利落戶洛麥村,洛麥村從此有了集體經濟收入。

  初戰告捷,嚴召波決定乘勝追擊。2017年11月中旬,恰逢貴州省大力發展食用菌產業,板當鎮政府計劃在每個村建20個大棚。為了盡快使產業落地,嚴召波十余次跑鎮里和相關部門主動匯報,得到的答復是:160個大棚香菇基地落戶洛麥,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必須在半個月內流轉土地100畝。

  土地,是百姓“命根子”,誰都不會輕易拿出,何況要在這么短時間完成流轉,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我們要吃飯,土地不能給你們……”第一次小組會在爭吵中無疾而終。那晚嚴召波一夜未眠,“用開會的方式流轉土地可能行不通,人多嘴雜,談不成事,得換工作方式。”嚴召波從床上爬起來,利用10多年電網企業營銷管理經驗,為村民算好賬、算細賬:一畝地一年產700斤玉米,除去種子和肥料,收入大約在200元左右;如果按地400元每年每畝、田700元每年每畝進行流轉,比種玉米劃算多了。“一定要讓村民們明明白白、心甘情愿。”

  第二天,嚴召波帶著干部,分成幾路,挨家挨戶地算明賬,得到了大多數村民的支持。但也有一些群眾很是固執,難度最大的一戶,前后磨了9次才做通。

  10天時間,嚴召波帶領村干部們成功流轉了57戶村民的110畝田地。等去鎮里匯報時,嚴召波才知道,全鎮只有洛麥村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食用菌項目也順利落戶洛麥村。

  160個食用菌大棚,歷時10個月的建設,終于在2018年9月底正式投產。“近80人的工作有了著落,一年每人最少也能掙2萬元。”為了讓更多人留在村里,嚴召波又幫助村里引進了菌棒加工廠、青貯飼料廠、生物有機肥廠等,打造成了一個占地面積399畝、總投資4292萬元的生態扶貧循環產業園,提供了上百個就業崗位。2018年12月,洛麥村成了紫云縣第一個脫貧出列的貧困村。

  3年時間,洛麥村的村集體經濟從無到有,貧困發生率從15.72%降至1.01%,居全縣最好水平,人均收入從2016年的2152元增加到2019年的1.2萬元,成為省、市、縣三級脫貧攻堅先進基層黨組織。

  “今年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培育骨干。”嚴召波說,洛麥村黨支部存在“老齡化”,他還打算將吳德飄等頭腦靈活、熱愛家鄉的外出打工青年留下來,培養成后備隊伍,進一步提高黨支部戰斗力,“為村里留下一支‘帶不走的工作隊’。”(王春山 譚鎮林)

股票涨跌即将涨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