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兩大工程】跨越山河 造福西東

南方電網公司全力以赴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高質量建設投產云貴互聯通道工程紀實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06-12

  6月11日,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投產送電。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李志杰 攝

  在祿勸換流站,工作人員進行融冰裝置引線支柱絕緣子安裝作業。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李志杰 通訊員 夏云禮 張紹偉 攝

  高坡換流站工作人員正在加緊調試。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李志杰 攝

 

  西起云南昆明祿勸換流站,途經貴州安順高坡換流站,最后到達廣東肇慶換流站,橫貫東西1243千米,這就是世界首個±500千伏三端直流工程、國內首個兩端改三端直流工程——云貴互聯通道工程。

  南方電網公司黨組高度重視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建設,多次作出研究部署,科學組織、科學管理,安全和質量兩手抓、兩手硬,全力以赴打好攻堅戰。公司還成立昆柳龍直流、云貴互聯及其交流配套工程“攻堅戰”指揮部,調動各方力量,千方百計將疫情耽誤的時間搶回來。

  堅持全網一盤棋,南方電網公司各有關部門和單位通力合作,并與設計、監理、建設、檢測等單位同向發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不利影響,用時不到12個月完成建設,創造了直流項目在世界范圍內最短的建設工期。

  工程的投產,將擴大云南、貴州的水電和火電互濟規模,實現云貴兩省電力直接互濟互補,構建市場機制平臺,促進云南清潔水電消納,具有顯著的社會、經濟和環保等效益,有效助力沿線多省區打贏藍天保衛戰,推動高質量發展。

  融合與創新的攻堅之旅

  復雜的施工環境和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巨大的考驗。如何跑贏時間是一道必答題。

  南方電網公司深入總結并充分運用特高壓工程建設的豐富經驗,又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創新,思維、管理、技術等都在融合中擦出新的火花,同時發揮黨建引領作用,統籌推進工程按時保質完成。

  “我們現在提前介入,把問題關口前移,實行過程驗收,工程建設完也就驗收完,大大節省了時間。”云貴互聯通道工程送端新建的±500千伏祿勸換流站副站長夏云禮介紹,之前的模式是工程建設好,然后再驗收,把發現的問題向有關方面反饋,他們進行整改,然后質監、管理和工程項目分部等再進行復檢,耗時較長。

  在±500千伏祿勸換流站開工之前,超高壓公司昆明局便成立了生產準備組和前端技術組跟進。據介紹,這支團隊根據之前特高壓工程的建設和換流站運維經驗,梳理出1300多條改進意見和建議,并和設計單位西南設計院進行了充分討論溝通,最終有1165條措施落實到了工程建設之中。

  這一做法也是來自正建設中的烏東德電站送電廣東廣西特高壓多端直流示范工程昆北換流站。對于夏云禮來說,就像是給自己蓋一所房子,自己就是使用人,當然是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能馬虎,而且要有最好的入住體驗。每個細節都不能放過,屏柜、二次安防圖等設計中,夏云禮的團隊需要更深入的介入,參與設計。

  為了搶回被疫情耽誤的時間,云貴互聯項目部貴陽分部結合工程建設實際,與生產部門及參建單位溝通協調,制定了“隨工隨驗、隨驗隨消、隨消隨復檢”的“三隨”工作法,根據施工進度開展分部工程驗收,并結合施工、自檢、消缺進度,提前有序開展竣工驗收,加快項目建設進程。

  需要打的硬仗還有很多。±500千伏祿勸換流站海拔約2530米,是南方電網海拔最高的±500千伏超高壓換流站。“這里地質復雜,巖溶強烈發育,年降水124天,入冬后夜間低溫可達零下5攝氏度,對電氣設備絕緣水平、閥廳設計和施工等有更高要求。”云貴互聯工程項目部昆明分部副經理薛鈺介紹。

  “我們在地下打了1350多根樁,一般長度15米左右,最長的達到67米。”現場施工人員告訴記者,這些樁用來防止溶蝕帶來的避免設備沉降。此前,樁基施工前還需另加詳勘,避免樁底下方存在溶洞造成掉樁,相當于每樁成孔2次,工作量翻倍。

  為了在雨季到來之前基本完成場平施工,設計勘測、挖填、強夯、爆破、設計勘測等作業同步開展,采取三班輪換制24小時工作,日均挖填方量超過1.6萬立方,日最高挖填方量突破4萬立方。薛鈺表示,僅用100天時間完成153萬方土石方挖填和32米高邊坡施工,刷新同類型工程紀錄。

  而超高壓公司貴陽局負責的8個標段中,共有鐵路、公路、電力線路交叉跨越點110處,57%的塔位位于山勢陡峭的高山上,75%鐵塔土質為巖石,施工條件差,也是困難重重。該局提出,“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資源,集中一切需要集中的力量,充分發揮各專業、各部門的優勢,協調解決工程建設過程中的難點重點問題,全力推進工程建設。”

  “肇慶換流站控保改造過程中涉及全站二次控保設備、主控樓及閥廳空調、閥控、閥冷設備及直流測量裝置改造,涉及改造的控保屏柜共312面,更換直流測量裝置共15臺,防火控制電纜達到235公里。”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受端改造的±500千伏肇慶換流站站長郭衛明說,如此巨大的工程量,肇慶換流站之所以能按期保質完成,一個是靠廣東電網公司在人員上的大力支持,另一個是靠站內人每個員工沒日沒夜的付出。“我們站年輕人多,像關就、勞穎然、蔡少輝等幾個人的孩子要么剛出生不久,要么一歲左右,都比較小,但工程進度比較緊,尤其是疫情嚴重的時候,他們幾乎回不了家,最放松的時刻也就是晚飯時,因為那時候才能通過電話跟孩子打打照面。”

  時間是最客觀的見證者。南方電網西電東送已經形成“八條交流、十條直流”18條500千伏及以上大通道,南方電網人始終保持著攻堅克難的意志力、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韌勁。時空變換,策略不同,不變的是南方電網人對卓越品質的追求。

  技術多點突破 關鍵設備全面國產化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是世界上首個±500千伏三端直流工程,改造后將形成云南祿勸換流站—貴州高坡換流站—廣東肇慶換流站的輸電通道。改造前的高肇直流僅能實現貴州送電廣東,如今實現了云貴粵靈活送電,經濟性更優。在并無先例可循的情況下,實現這一目標并不容易,背后是南方電網的硬核技術突破和支撐。

  “從兩端到三端也帶來非常多的技術難題,多端常規直流工程,運行方式多樣,控制保護系統極其復雜,整個交直流故障響應與兩端常規直流差異較大,還涉及到多端解閉鎖、直流線路故障重啟動等策略問題,但是世界上沒有先例可循。”云貴互聯項目部總工程師徐自閑介紹說。

  世界上已有的多端常規直流輸電工程,如意大利—科西嘉—撒丁島三端直流輸電工程、加拿大魁北克—新英格蘭多端直流系統和印度建設的NEA800直流輸電工程,實際運行中以多端運行的并不多。

  以前,兩端±500千伏直流工程送電方式僅有十幾種,改為三端后送電方式達276種,復雜的運行方式也給工程的控制保護系統帶來更高要求。為此,公司成立了技術攻關團隊,啃下很多硬骨頭,在世界上首次提出了雙極接線方式下換流站極性轉換設計方案,實現了“二送一”和“一送二”兩種三端雙極運行方式的靈活切換。

  不僅控制保護系統,在穩控系統方面,南方電網在世界上首次提出可切換多種運行方式的直流故障穩控策略,可自動判斷孤島與聯網、送電與受電、一送多、多送一等各種運行方式,研制出適應多端常規直流運行模式和多種不同直流故障的穩控系統,滿足了交、直流故障,線路過載等不同故障組合下的系統穩定要求。

  在工程設備的研發上,工程也實現了重大突破。以直流高速并列開關為例,它是多端混合直流輸電工程的“咽喉”設備,國內目前僅用于昆柳龍直流工程和云貴互聯直流工程中,技術一直為國外巨頭壟斷。南方電網公司開關技術團隊有關負責人介紹,在毫無先例可循的情況下,跟國外公司反復溝通技術細節,排除每一個技術風險,首次提出特殊試驗“燃弧耐受能力驗證試驗”和“極限分合閘速度下的機械操作試驗”,并寫入技術規范書。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中這樣的首次還有很多。工程中采用的光傳輸系統創造了國內電力工程應用領域無中繼最長紀錄,全程415.8公里不設任何形式的光纖中繼站,節省投資近千萬元。”徐自閑說,選擇此方案,因為云貴互聯輸電線路沿線地質復雜,途經高海拔、重冰區、喀斯特地貌區。考慮到自然條件惡劣、交通不便,光纖中繼站點的選址建設與日常維護十分困難,而超長距離無中繼傳輸系統比中繼解決方案成本低、效益高,運行維護簡單,是適宜用在云貴互聯工程直流線路的重要通信技術。

  依托此通信系統,云貴互聯直流工程還實現了各類輸電線路狀態監測信息的傳輸與實時監測。南方電網公司供電區域部分輸電線路位于電信運營商網絡難以覆蓋的無人區,長期缺乏穩定可靠的通信手段,線路運維人員無法及時有效獲取這部分輸電線路的圖、微氣象和覆冰等監測信息,無人區輸電線路在線監測成為難題。為突破這一難題,南方電網公司在云貴互聯通道工程中首次將OPGW光纜、塔上光纖環網及WAPI無線覆蓋技術與輸電線路狀態監測相結合,實現該技術在南方電網范圍內的首次工程應用。

  “從兩端到三端,電網技術取得多項突破,工程關鍵設備全面使用國產設備,自主化率更是達到100%,對于我國掌握多端直流關鍵技術具有重要里程碑意義。”徐自閑感慨地說。

  溢出效應顯著,實現經濟、社會、生態效益多贏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是南方電網公司落實綠色發展理念,助力南方電網供電區域能源轉型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建設項目,是國家確定的加強云貴兩省電網互聯互通、促進云南富余水電消納、提升西電東送可持續發展的跨省區輸電重點工程。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投產,將加大云南與貴州水火互濟規模,是解決云南水電消納問題的有效措施之一。”云貴互聯項目部經理董言樂介紹,該工程新增300萬千瓦云南水電外送通道,2020年—2030年逐年可增送云南清潔水電電量約80億—20億千瓦時,2020年—2030年累計可增送云南富余電量約580億千瓦時。

  工程也將提升貴州電力外送通道能力。據介紹,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建成投產之后,將提高貴州外送通道利用率,可利用云南季節性水電彌補貴州外送電量不足問題。經初步估算,2020—2030年可提高高肇直流利用小時300—1000小時,提高貴州外送通道利用小時200—550小時,提高貴州外送通道利用率4%—11%,年均提高7%。

  長遠來看,工程將推動西電東送可持續發展。“烏東德電站送電廣東廣西特高壓多端直流示范工程建成后,云南外送通道備用容量僅為470萬千瓦,基本可滿足500—800萬千瓦直流單極故障需求。”董言樂說,但隨著云南永富直流供電云南文山地區容量的增加,云南外送通道備用容量將逐年減少至170萬千瓦左右,不能滿足500—800萬千瓦直流單極故障需求,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可逐步替代永富直流臨時承擔的云南外送通道備用容量。

  此外,該工程還可實現云貴兩省直接互濟,構建市場機制平臺。云貴互聯通道構建了兩省間電力市場機制的電網平臺,在云南、貴州電力出現較大波動或系統出現緊急情況時,可實現兩省電力直接交易或短期備用容量150—300萬千瓦。

  除了上述效用以外,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存在著許多溢出效應,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尤其顯著。

  貴州省安順市普定縣處在石漠化地區,土地貧瘠,貧困發生率高,多數人常年在外打工。夏日起家在該縣白巖鎮高坡村,是精準貧困戶,家中無地,家有老父老母,膝下有一雙兒女,大的18歲,小的6歲,在上學,靠夏日起夫妻常年在外打工的微薄收入維持家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后,無法外出,他為此感到焦慮,“一大家子人靠我養活呢!”

  疫情發生后,高坡換流站向高坡村委會發函,提出用工需求,要求是貧困戶。夏日起符合條件,也懂泥工活兒,成功被高坡換流站招收。“現在的月工資跟出外打工差不多,還能就近照顧家庭,感覺很滿足了。”夏日起說。

  工程開工以來,尤其是今年2月底全面復工以來,南方電網公司積極發揮國有重要骨干企業影響力、帶動力,扎實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社會效益顯著。在保就業方面,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建設高峰時期全線投入4300余人,積極幫助當地群眾解決因疫情外出務工難問題。此外,在保能源安全方面,南方電網公司充分發揮資源優化配置大平臺的作用,安排該工程調試階段及時恢復從貴州向廣東送電,有效緩解了廣東因企業復工復產及持續高溫出現的電力供應緊張形勢。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方面,工程建設有效帶動了包括原材料、電力設備、電力電子器件、施工、監理、檢測等在內的電力產業鏈上下游眾多企業復工復產達產。

  生態效益方面,根據供需形勢分析初步研究,2020—2030年云貴互聯通道可送出云南富余清潔水電電量約580億千瓦時,可減少火電燃標準煤約1700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5800萬噸、減少二氧化硫排放約4.6萬噸,減少氮氧化物排放約5.8萬噸,減少灰塵排放約7000噸,將有效助力打贏藍天保衛戰。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的建成投產,凝聚著南方電網和社會各界無數人的汗水,也見證著南方電網奮力奪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雙勝利的歷程。工程將在推動云南清潔能源消納、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竇小兵 孫維鋒 劉杰 通訊員 崔文俊 劉天宇 彭在興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大事記

  2018年10月10日,可研批復

  2019年3月25日,祿勸站“三通一平”開工

  2019年7月10日,國家發改委核準批復本工程

  2019年7月19日,云貴互聯直流線路開工

  2019年7月17日,祿勸站土建開工

  2019年11月16日,高肇直流開始停電改造

  2019年11月30日,祿勸站開始電氣安裝

  2020年3月9日,祿勸站外電源投產

  2020年4月19日,肇慶站交流場投產

  2020年4月20日,云貴互聯直流線路全線貫通

  2020年4月24日,高坡站交流場投產

  2020年5月2日,高坡站完成直流站系統調試

  2020年5月3日,肇慶站完成直流站系統調試

  2020年5月4日,祿勸站交流場投產

  2020年5月15日,完成高坡至肇慶兩端系統調試,高肇直流改造工程投產

  2020年5月16日,祿勸站完成直流站系統調試

  2020年5月20日,開始祿勸至肇慶兩端系統調試

  2020年5月24日,開始祿勸、高坡送肇慶(二送一模式)三端調試

  2020年6月11日,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投產

  ■ 建設故事

  看單臺300多噸換流變如何漂洋過海到祿勸

  將長12.5米、寬3.5米、高4.5米,重達300多噸的換流變壓器,運抵海拔2530米、多高山大嶺的云貴互聯通道工程祿勸換流站并非易事。而且,這樣的大家伙有14臺,需要經海運、鐵路、公路等多種運輸方式“接力”運抵祿勸換流站。

  據超高壓公司物流服務中心現場物資專員李樹兵介紹,變壓器運輸屬于最高級別的“四級大件”運輸。祿勸換流站首臺換流變于2019年10月17日發運,從山東濟南經海運至廣西欽州港,再經鐵路運輸至云南楚雄祿豐縣大德火車站,后公路運輸至祿勸換流站現場,全程約4700公里,總體歷時40天。

  為確保本次大件運輸順利,超高壓公司物流服務中心組織加固橋梁19處,電力高壓線、電纜改造200余處,空障整改處理70余處,還有鐵路隧道整治、限界尺寸擴寬、信號機、站臺、回流線支架整改等工作。同時,還周密組織承運單位沿線實測梳理風險點,專人押運制定應急預案,協調途經地交警、路政人員實施交通管制,嚴格控制運輸車輛在彎道、橋梁等情況下的速度,多措并舉確保運輸安全。

  換流變壓器途經的祿勸換流站進站道路是本次運輸的一大難點。據介紹,祿勸換流站進站道路約6.8公里,是目前南方電網在建工程最長的進站路,挖填方量約12.5萬立方米。同時,受道路周邊電力線路、通訊線路等因素限制,石方無法進行爆破施工,全部依靠破碎錘24小時連續破碎。超高壓公司昆明局組織施工單位云南送變電工程公司,加大資源投入,詳細劃分施工區域,150名施工人員、20臺挖掘機(其中破碎錘12臺)、8臺裝載機、6臺推土機、5臺壓路機、30臺土方運輸車輛連續作戰,歷時75天完成了路基施工,基本具備了大件運輸條件。

  超高壓公司昆明局為此還成立了黨員突擊隊,組織制定黨員突擊隊攻堅工作方案和實施計劃,根據實際劃分5個黨員責任區,構建各參建單位黨員及群眾聯動機制,確保了工程建設和大件運輸的順利推進。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孫維鋒 竇小兵 通訊員 薛鈺

  “飛躍”北盤江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直流線路橫跨云、貴交界的北盤江大峽谷,跨度達1170米,高差300余米,與北盤江大橋并肩佇立,成為連接云、貴兩地的“電力高速公路”。

  北盤江大峽谷位于烏蒙山區,這里萬壑千巖,巍峨壯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讓人感嘆人力之渺小。工程直流線路就從此穿過,沿線地質環境極其復雜,平均海拔1950米,高山大嶺區域占比58.1%,重冰區占比38.6%,均為南方電網公司直流線路建設未曾遇到的。

  需要跨越北盤江大峽谷的云貴互聯通道工程直流線路第七標段全長74.108千米,新建鐵塔170基,其中重冰區鐵塔40基,標段沿線地形差、交通差、氣候差,施工難度很大。為了完成建設任務,整個標段組織了35個馬幫共600多匹馬和架設70多條索道進行全線的砂石料、水泥鋼筋、塔材、架線金具材料的運輸。“跨越北盤江的N7003、N7004號塔基,檔距1170米,是第七標段檔距最長的兩基塔,施工過程困難又復雜。”回憶起這基鐵塔的建設情況,負責第七標段建設協調工作的云貴互聯項目部貴陽分部楊健銘說道。

  N7003—N7004號塔檔距大、高差大、轉角大,桿塔和導線需承受極大的應力,且跨越北盤江大峽谷,施工環境復雜,在導線牽引過程中稍有不慎就會造成跳輪及斷線的安全事故。為此,云貴互聯項目部貴陽分部組織開展專項研討,事無巨細地研討安全技術措施,制定了專項的放緊線施工方案,每日召開總結會,及時解決施工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最終歷時16天完成放緊線施工,實現第一次“飛躍”。

  第二次“飛躍”由驗收工作組完成。為實現云貴互聯通道工程“零缺陷”投運,4月18日,有著16年輸電線路工作經驗的超高壓貴陽局驗收工作組組長郭天天帶領首次參與驗收工作的胡超在此開展驗收工作。

  “注意安全,缺陷處理情況要逐個核實。”胡超還清晰地記得郭天天在他上塔之前的每一句叮囑。在胡超看來,郭天天是個有點“嘮叨”的老師傅,每次上塔前,都要叮囑他幾遍。每次他對驗收細節有疑問,郭天天都會以點帶面,發散性地講解很多驗收的知識和他積累的“一籮筐”工作經驗。

  他們背著沉甸甸的工具包一步步登向塔頂,過了絕緣子串,他們面對的是一段斜度在50度左右的高空“下坡路”,在導線上,他們雙腳踩穩,雙手抓牢,謹慎又穩重地邁出每一步。“那一檔線不算是坡度最大的,在位于六盤水市果布嘎鄉的云貴互聯通道線路7標N7089—N7090那一檔線坡度大概有70度,基本是垂直的,走起來更有挑戰。”郭天天不無感慨地說。

  “下坡”之后,雖然是一段較為平緩的路程,但勁風穿過峽谷,吹得導線有些許晃動,再加上腳下1000多米處是汩汩流動的北盤江,讓胡超的額頭上冒出大顆大顆的汗珠,步伐也漸漸慢下來。“抓穩踩牢,不要看腳下,看前方,看缺陷處理情況。”觀察到胡超的變化,郭天天在另一旁的導線上鼓勵他。走到了導線間隔棒,胡超停下來喝口水,拿袖子一把抹了額頭上的汗水,又繼續向前出發。走過了大峽谷,又爬過了一個“大上坡”,他們到達連接導線的鐵塔上,填寫、檢查好驗收記錄,拍拍身上的塵土,喝點水,又向下一檔線出發。距離塔下不遠處的北盤江大橋觀景臺上,游客們的目光被他們倆吸引,一邊看一邊感慨“了不起,了不起啊!”(韓旭)

  ■ 建設者說

  超高壓公司云貴互聯通道工程項目經理 董言樂

  回首云貴互聯通道工程的建設,有許多讓人難忘的時刻:調試工作中的每一個清晨與深夜;10天走了4500公里的行程,以及路途上見到的每一張為工程建設殫精竭慮的面孔;辦公室墻上的工程倒計時牌,那每天不斷減少的數字……

  6月11日,我會記住工程投產的這個時刻,為我們又創造了更多的“第一”而自豪,向每一位參與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建設的勞動者致敬!

  超高壓公司廣州局云貴互聯通道工程項目部肇慶分部建設協調工程師 吳梓陽

  能參與到這個工程我感到十分榮幸。工程建設任務重、有效工期短,而且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原計劃2月初復工的工程,延誤至3月初才組織復工,可以說是難度空前、挑戰空前、壓力空前。但項目分部的每個成員戮力同心、科學分工,及時重新制定施工計劃,統籌協調施工單位有序復工復產,每天碰頭會上及時解決制約工程進度的問題,最終光榮地完成了肇慶站改造工程攻堅戰,提前8天滿足交流場啟動條件。盡管每天工作到凌晨兩三點,但自己的工程管理能力逐步得到提升,還有一個團隊一起攻堅克難,這將會是我職業生涯中最寶貴的經歷之一。

  超高壓公司云貴互聯直流線路工程現場攻堅組織協調員 龐燚

  云貴互聯直流線路工程施工現場鐵塔組立、架線施工、交叉跨越同時進行,點多面廣,3000多名人員在現場施工,疫情防控和施工管控難度十分大。我十多次到施工項目部和施工現場檢查防疫情況,連續30多天駐扎在施工現場,解決了材料運輸、停電協調、交叉跨越等40多項難題。經各方共同努力,僅用兩個月時間就完成了139基鐵塔組立、237千米線路架線,直流線路工程提前10天貫通目標。

  現在工程投運了,我感到無比的激動,為了西電東送工程建設,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我將繼續發揚共產黨員先鋒模范作用,奔赴新的征程。

  超高壓公司貴陽局建設協調兼合同及物資管理專責 姜鵬

  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最大的特點是工期緊、任務重、技術難度大。工程從立項、可研、核準、設計到施工,每一個環節都異常緊張。在項目前期工作的協調中,我們經常為了一份文件“跑斷腿、磨破嘴”。在施工建設階段,我們長期駐守現場,關注每一個細節。在疫情防控時期,我們頂住了巨大的壓力,全力協調各方,有序組織工程復工建設,加班加點地把疫情耽誤的時間搶回來。在工程驗收階段,我們創新思維,制定了“隨工隨驗、隨驗隨消、隨消隨復檢”的“三隨”工作機制,完成了施工與驗收的高效銜接。

  作為工程建設全過程的參與者,我深感榮幸。在同事們的共同努力下,我們一次次刷新著國內同類工程建設紀錄,在最短的時間內,高質高效地完成各項工作任務。我只是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成百上千個建設者之一,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我將繼續堅守崗位,以飽滿的工作熱情和十足的干勁沖在“攻堅戰”第一線。

  超高壓公司貴陽局云貴互聯通道工程高坡換流站運行副值班員 羅小林

  從去年9月參與云貴互聯通道工程FPT試驗開始,我就知道這將是一塊難啃的骨頭:首次兩端改三端,沒有經驗可以借鑒,工期緊任務重。

  作為高坡換流站參與FPT試驗時間最長、唯一全程參與DPT試驗的運行人員,我在為期37天的DPT試驗期間,共撰寫了試驗日志17篇、試驗錄波分析報告8篇、專項問題分析日志4份,同時還發現了金屬大地轉換的順控程序缺陷。就這樣,我從一個小白逐漸成長為熟悉三端直流關鍵技術的運維工作者。

  九層之臺,起于累土。我很高興作為其中一名建設者,見證了它從試驗室仿真模型到跨越云南、貴州、廣東三省的西電東送重要通道的轉變,這離不開所有同事的共同努力,相信未來我們還能為西電東送事業作出更多貢獻。

  超高壓公司昆明局祿勸換流站運維二值副值長 黃殿龍

  2019年年初,我從±800千伏普洱換流站生產運行崗主動請纓調到基建部擔任云貴互聯通道工程項目部昆明分部電氣技術專責,常駐送端±500千伏祿勸換流站參與基建工作。2019年3月25日,祿勸換流站開始“三通一平”,我們在雨季前的100天完成了150余萬方土石方平整,并在土建開工5個月后,交付安裝,創下了新的“南網速度”。今年4月30日,基建工程告一段落,壓力轉移到生產運維。收到崗位調動通知后,我又換上運行工裝,開始參與祿勸換流站運行調試工作,和班組人員一起通宵達旦,高質量完成了707個大項10196個小項操作,歷時15天順利完成祿勸換流站交流場及站系統調試。

  雖然祿勸換流站目前已經成功實現提前投產目標,但是新站新設備新工程,新的安全運行將接踵而至,要做到“建得起,接得下,管得好”,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將始終堅守初心,擼起袖子加油干。

  云南電網建設分公司第四業主項目部項目經理 夏勇濤

  不管多么大的大事,其實都是由一個又一個小小的細節組成的。電網工程建設涉及專業多、協調工作量大,但我們對每一項工作都精益求精,從細節入手。項目管理制度精益化,建立周、月協調制度,全力保障工程建設順利推進;安全作業精益化,強化施工人員安全自我意識,加強作業風險分析,強化現場安全監督;質量管控精益化,從原材料抽檢、施工機具審核、現場工藝控制,從細節到整體全面進行質量控制。在項目建設過程中,每個人都非常努力、用心,都用盡自己的所有的全身力量做這項工作。在這里,我非常感謝我們業主項目部每一位付出辛勤勞動的同志。

  云南送變電工程公司變電分公司主任工程師祿勸換流站B標項目副經理 施利波

  我在云貴互聯通道工程投標階段,主動擔任項目副經理,不為別的,就覺得我來可能比別人更合適一點吧。土建交安前,我來到現場,看到各區域的場地面貌,想想僅有4個月的時間,心里有點發怵、有些擔憂。我默念,埋怨沒有用,只能頂上去,見縫插針地爭取工作面。其間,經歷了新冠肺炎疫情等不可控因素的干擾,原本緊張的工期更加緊迫。作為項目部負責人和一名黨員,我只能咬緊牙關上,和大家采取各項應對措施,一起攻堅。5月1日,交流場及交流濾波器開始帶電調試,回望過去的4個月,我們不辱使命。有汗水,有淚水,也值得。

  云南送變電工程公司三級助力技能專家云貴互聯通道線路工程2標項目副經理 熊金武

  參加云貴互聯通道工程建設是段難忘的人生經歷。一是施工期間經歷了新冠肺炎疫情,我們疫情防控阻擊戰和工程攻堅戰一起打;二是本次施工工期之緊迫,是我工作生涯之少見;三是來自地方政府,以及南方電網公司、云南電網公司及云南送變電工程公司大力的支持和關懷,讓我們感受到了困難面前,萬眾一心、眾志成城的民族自豪感。工地上,原計劃10天的任務,我們加班加點硬是3天完成,一個個看似“不可能”的挑戰,我們都跨過去了。看著苦戰之下,一條條銀線連通云貴之間,我覺得,“萬家燈火,南網情深”之中,也有“云送鐵軍”的汗水和自豪。

股票涨跌即将涨停